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> 正文

申城爱心暑托班上的小学生“压力自测”:我给

  “参加压力自测的孩子42人,感觉到压力的孩子29人,其中有12个小朋友给自己打了压力满分10分或9分,压力过大的孩子比例过高了!”

  这个暑假,团市委12355心理咨询师宋韵华来到黄浦、浦东、长宁的三个爱心暑托班上《小学生心理减压》课,随堂做的这份小样本“压力自测调查”,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,本来觉得在小学生面前,压力“不是个事儿”,但是,压力自测中,孩子内心的挣扎和表现出来的焦虑,却令宋韵华担忧不已。

  宋韵华介绍,这次的压力测试,分布在自己上的爱心暑托班的两个班级中,主要集中在开学升二、三、四年级的小学生。在讲解压力原因、心情疏导方法的同时,宋韵华也很想知道,现在的孩子压力到底有多少?

  于是,她在课上请孩子们为自己的压力打分,“压力最高值10分,毫无压力0分”,她还请孩子们画画或者写字,表达自己的情绪。

  在这位有着5年工作经验的心理咨询师看来,小学生的幸福感更多来自家庭教养和支撑。“当他们面对压力时,如果能够表达出来,获得支持和帮助,其实真不是什么事儿。所以,在备课的时候,我还是蛮轻松的。”

  可是,让宋韵华没想到的是,参加压力自测的孩子42人,有29人感觉到有压力,其中有12个小朋友给自己打了10分和9分!

  “9到11岁的孩子,对自己的‘人设’已经相当清楚了,所以他们给自己的分数还是相对客观的,从这个测试结果看,压力过大的孩子比例过高了!”宋老师不禁担忧,这才是小学生,现在就已经压力爆棚,那到了小升初、中考、高考,怎么办?!

  在课后手记中,宋韵华写道:“居然有3个开学才读二年级的孩子,给自己压力打了10分,一个孩子还在旁边标注:‘sho不了了’,果然是受不了了,汉语拼音的u也丢掉啦。”

  测试结果出来后,宋韵华试着和孩子们做沟通,想找出压力源。“大多数孩子都告诉我,平时的功课实在太多了,暑假也没得休息,学校里的作业做完了,父母还会再安排其他的作业或者培训班”,还有更多的孩子对自己的压力做了这些描述:

  有一名三年级的男孩子,给自己的压力打了10分,好像还不足以表达,还在10分边上加了A+。

  然而,再看看孩子对自己的描述,“英语等级很厉害”、“班级成绩每次在第2名以上”,“特长:弹钢琴、作文、奥数”……还有那名“不能让父母失望”的五年级女生也是“牛娃”:会画画、会弹琴、英语口语不错……她也给自己的压力打了10分。

  这样的情况其实不止发生在暑托班里,就在暑假前的一个个案咨询中,一名三年级的小男生告诉宋韵华,父母帮他安排了一个暑期写作提高班,“但是他就是不想去,一直说‘我的心理压力太大了’,因为写得不好,父母、老师会批评他”。

  宋韵华总结说,其实,更多的时候,家庭教养的压力远远大于孩子学习本身的压力,因为孩子怕做得不好,会被批评、责骂。

  此时,宋老师又想起朋友圈里家长吐槽鸡娃时的心力交瘁。“感觉孩子和家长就像两条越来越苦逼的平行线,各自在压力之路上独行。”

  手记中,宋韵华记录了一个令她印象深刻的女孩。“上课前,小姑娘跑到讲台上问,‘今天上什么课呀?’一会儿又跑来靠在我的身边说,‘老师,你的铃铛能不能让我玩一下?就玩一下嘛,为什么不可以?’……”

  课堂间,这个小姑娘每时每刻都在提问,大多数情况是题目还没有讲完,就插嘴发问了。同时,执行任务的效率比较低,画一幅自由画,感觉没有橡皮几乎无法画下去,反反复复擦掉重画。

  小姑娘与周围同学的互动也非常少,看上去她无法遵守纪律、进入作业状态很慢而且非常容易中断、无法倾听、情绪不稳定、要求绝对被关注、与陌生人过度亲昵,似乎表现为注意力不足的症状。

  “不知道,她的烦恼和困惑已经持续了多久?”宋老师一下子很心疼这个小姑娘。从心理学的角度,她深知,一个 8、9岁的孩子,她没有能力来面对、承担和肩负来自父母的冲突,她的压力系统因此受到负面影响,使得她焦虑不安和行为冲动。

  宋韵华特别想对家长们说一句:“做父母的并非十全十美。但必须要知道,孩子特别容易因为我们所做的选择,以及之后他们自己的选择而受到或好或坏的影响,有些将会影响他们一辈子。”

关于我们 产品中心 新闻动态 工程案例 联系我们

联系人: 张经理

传真: 400-0424255

E-MALL: 1329963@qq.com

网址: http://www.mobilesoftmarket.com

地址: 周口市 西村镇永安路南段22号

联系我们 →

400-0424255

扫一扫关注我们